投稿
用户
上海、杭州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建设模式的分析及启示
2017-01-06 13:15
0
0
0
2017-01-06 13:15
评论:0


文化创意产业是以人的创造力为核心驱动要素的战略产业,以文化为元素、科技为支撑、市场为导向、产品为载体,正在成为一个国家和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文化创意产业包含文化产品、文化服务、智能产权三项内容,正在成为各国战略性资产。


当前,世界主要城市都致力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上海和杭州作为我国创意产业发展迅速、产业形态相对成熟的两个城市,文创产业已经成为本地的重要支柱产业。其中:上海文创产业增加值3020亿元,占GDP的12.1%;杭州文创产业增加值2232.14亿元,占GDP的22.2%。它们的一条重要经验,就是推动文创产业集聚发展,加快建设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值得武汉学习借鉴。


一、上海、杭州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发展的五种模式

从形成的原动力及其功能方面来看,上海、杭州文创产业集聚区的发展模式,主要分为以下五种:


1. 高校院所支撑型:打破“围墙”,推动知识产品就近转化

通过集聚高校院所的学术、科研、人才资源,围绕高校重点学科实现培育孵化,形成创意产品输出,打造文化创意产业链。“高校院所支撑型”集聚区打破了校园内外的限制,高校院所的学术和科研资源得以迅速转化为创意产业资源,给集聚区带来丰富的创意输入,高校师生的创意创业热情也为集聚区提供了雄厚的人力资源支撑。但是,由于大多数高校在建设初期并没有为文化创意产业预留足够的发展空间,导致产业规模难以进一步扩大。


上海环同济设计产业带以同济大学为中心,发挥建筑、规划、景观等学科优势,改造老厂房、老仓库向设计企业提供紧缺的办公场地;帮助企业申请国家创新基金、上海种子资金、财政担保贷款,就近为企业提供人事代理服务,建立上海市知识产权园,保护科技人员的智力成果,激发了专业人才的创新热情。当前,产业带拥有上海市政工程设计总院、上海邮电设计院、同济建筑设计院、同济规划设计院、中建国际设计有限公司等设计业龙头公司和千余家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能够承担桥隧、电信、铁路、地下空间、城市规划等设计业务,已经形成创意设计、国际工程咨询、环保科技三个产业集群,年产值约300亿元。


杭州之江文化创意园依托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打造创新创意中心——象山艺术公社,供国内外创意名家和艺术大师入驻;与校方开展深度合作,以设计、动漫、艺术品、现代媒体四个特色产业为主培养复合型创意人才,为产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通过改造校区附近的双流水泥厂,打造“凤凰创意国际”研发孵化基地,孵化大学生创意创业企业,承办各类艺术会节,600㎡中央展厅成为新车发布、时装秀和影视广告的拍摄基地。目前,园区初步形成了以中国美院为依托,以外桐坞艺术村落、象山艺术公社、凤凰大厦为载体,以美院象山校区和凤凰创意国际为中心的“两点一线一群”布局架构的文化创意产业带。


2. 城市更新改造型:通过城市更新,促进产业生长

利用中心城区闲置的旧厂房或旧仓库加以改造,集中发展某类型文化创意产业,吸引行业内重点龙头企业入驻。集聚区通过城市更新让老旧的厂房和仓库焕发了新活力,带来了新的产业集聚,同时符合中心城区“退二进三”的城市更新目标,在基础设施、政策支持、地理区位方面都拥有较多优势。但是,政府的强势推动导致市场的调节作用发挥较少,管理者与企业缺少对话,可能出现引进企业和本地产业生态脱节,创新创意生态不健全等问题。


上海M50创意产业园位于苏州河南岸,前身是近代徽商代表人物之一周明焯的家庭企业信和纱厂,拥有上世纪30年代以来各个历史时期的工业建筑41000平方米。2005年4月挂牌为上海创意产业园区。如今,历史悠久的工业遗址到处弥漫着“创意园气息”:充满设计感的招牌字体、形状奇异的雕塑、具有工业特征的装饰品、斑驳的红砖墙面以及通透的画廊等等。目前,M50吸引了17个国家和地区以及来自国内十多个省市的130余位艺术家聚集于此,在业内形成巨大的影响力。


杭州LOFT49创意产业园的前身是杭州化纤厂,随着工厂搬迁,厂区基本闲置,一度被纳入拆迁名单。2002年,随着美国DI设计公司的入驻,一批艺术家和设计师相继进入,逐渐形成了一块个性张扬、富有感染力的新型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地。目前集聚区内共40多家企业,业态涵盖艺术雕塑、摄影、陶艺、艺术设计、创意设计、旅游动漫等文化创意领域,入驻有画家朱仁民、雕塑家王强、陶艺家戴雨享、油画家常青、摄影师潘杰等,还有浙江设计界、时尚界的领军人物孙云、沈雷、沈涌等。2015年,全区文创产业主营业务收入达190亿元。


3. 科技文化融合型:科技和文化双向渗透、融合发展

“科技文化融合型”集聚区主要出现于科技类产业园区,在原有工业园区基础上,依赖附近业已形成的高新技术产业产业链,加快文创产业与园区原有产业高度融合,促进产业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形成独具特色的文化创意产业链。创意园区可以使用之前科技园区的人才、技术、信息、资金等资源,利用公共技术和孵化服务平台,迅速引进和成长一批文化创意企业,但也面临原有产业发展的路径依赖、新产业和原有产业的文化冲突等问题。


上海张江文化科技创意产业基地依托张江高科技园区互联网等高科技产业发展的优势,重点聚焦科技与创意含量高的网络游戏、动漫、数字内容、新媒体等四大领域,大力培育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目前,该区域已经形成以数字出版、动漫影视、网络游戏以及创意设计领域为产业特色,集聚盛大文学、炫动卡通、Blizzard Entertainment(暴雪娱乐)、Electronic Arts(美国艺电)、聚力传媒、沪江网、河马动画等553家国内外优秀文化创意企业,覆盖从原创知识产权作品到下游相关产业的整个产业链。上海美术学院上海设计分院、上海电影艺术学院、上海戏剧学院创意分院等文化艺术类院校纷纷入驻,为集聚区产业发展提供了充足的人才保障。2014年,集聚区文化产业总产值290多亿元,产值过亿企业超过20家。


4. 文化名人集聚型:激发名人引领效应,集聚资源要素

由知名艺术家进驻后,其他艺术家自动聚集、自动孵化形成文创产业集聚,再由政府或开放商统一管理的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集聚区最大限度发挥知名艺术家的聚集效应,艺术家们专业知识的储备也可以深度挖掘并凸显集聚区的文化艺术价值。但是,艺术家对园区的开发力度十分有限,一旦政府或开发商介入后,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集聚区原有的生态平衡,高涨的房租、大量的游客等可能导致一些文创企业退出,或与创意产业链无关企业的进入。


上海田子坊本是泰康路上的一条小弄,从1998年起,随着陈逸飞、尔冬强等知名艺术家入驻,来自美国、法国、英国、澳大利亚、丹麦、加拿大、日本、中国香港等国家、地区百余家创意企业逐渐入驻聚集。园区通过租赁、转让、置换等方式,逐步把旧房、旧民宅改建成画家工作室、设计室、画廊、摄影室、陶艺馆、时装展示厅等,逐渐形成了室内设计、视觉艺术、工艺美术为主的产业特色,被评为中国最佳创意产业集聚区和上海最具影响力的创意产业集聚区。


杭州西溪创意产业园位于杭州西溪湿地公园北部,自开园以来,逐渐集聚入驻杨澜、潘公凯、余华、刘恒、邹静之、赖声川、朱德庸、蔡志忠、麦家等20位名人以及华策影视、长城影视等42家企业。集聚区目前能够提供从剧本写作、策划创意、投资、拍摄,到后期制作、审查、宣传发行、放映,与影视产业相关各个环节的产业链一条龙服务,吸引了上下游企业加速集聚。目前已形成年产电影3部、电视剧30部、1500集影视剧作品的制作能力,影视年产量占杭州市90%以上、占浙江省55%以上,占全国黄金时段播出量的15%。2015年,集聚区实现总产值9.6亿元、税收近亿元。


5. 新城培育建设型:有风景的地方兴起新经济

以新城建设为主要依托,通过规划建设文创园区的方式,让新城产业结构更加合理,并籍此来打造新城品牌。“新城培育建设型”集聚区多位于新城生活居住或产业中的空白地块,拥有一定财税和政策优势,但建设周期长,距离中心城区远,人口导入慢,难以接受城市中心的文化辐射,对文创企业吸引力不足。如何破解产城融合中产业支撑城市发展与人口导入之间的难题,是各类新城发展文创产业的一道严峻挑战。


杭州白马湖生态创意城位于杭州主城南部,区域内山水纵横,生态环境优美。2008年4月启动建设,打造集研发、生产、休闲、居住、商贸多功能为一体的产业新城,规划建设有动漫小镇、动漫广场、创意学院等创意产业园区和楼宇。目前,中国国际动漫节、海峡两岸文化创意产业高校研究联盟论坛、世界休闲产业博览会、杭州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等大型节展活动已举办或永久落户,朱德庸等一批艺术家工作室建成开放,华数数字电视产业园开工建设,集聚文化创意企业200余家。


上海临港地区(南汇新城)文化创意园区位于临港地区核心区,距离上海市中心75公里,2003年起开发建设,包括临港国际艺术园和国际高科技影视制作基地两个部分。目前,国际艺术园入驻艺术家20多位,国际高科技影视制作基地仍处于规划论证阶段。


从上海、杭州十多年来的文化创意集聚区发展的经历来看,单一的集聚区发展模式会带来各种各样的弊端,因此,大部分集聚区在建设发展过程中并没有遵循单一模式的发展路径,而是逐渐成为两到三种模式的混合体,或从一种模式逐渐转化为另外一种模式。比如:“高校院所支撑型”的上海环同济设计产业带和杭州之江创意园,初期的大部分的创业用房都来源于老旧厂房和仓库;“城市更新改造型”的杭州LOFT49创意园,起因也是著名设计师杜雨波和他的美国DI设计公司入驻后引起的艺术家集聚。杭州的白马湖生态创意城虽然是“新城培育建设型”集聚区,但其产业发展主要还是接受来自杭州高新区的软件、动漫和网络游戏产业的辐射和升级。


二、上海、杭州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发展的主要趋势

受互联网等因素的影响,上海、杭州的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发展理念也在逐渐更新变化,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从“文化创意产业要素集聚”演变为“文化创意产业要素融合渗透”,进而“以文化创意产业要素辐射联动”,呈现出以下几种发展新趋势。


一是基于产业链整合的主体化趋势。早期的文化创意集聚区的企业集聚属于产业横向集聚,主要是同一类型的企业集聚,通过企业彼此竞争、相互学习、模仿来达到发展的目的。而现代文创集聚区的企业集聚更多体现在上下游产业链和相关支持性服务行业的集聚,产业协同大大增强。


二是专业管理的连锁化趋势。早期的文创产业园区由产权方自己经营,管理模式也是简单的引驻企业,收取租金,面临着“外行管理内行”、“二房东”等问题。现代文创集聚区则主要是通过创新的园区运营模式,以创新性强、专业程度高的公共服务体系为核心,为从事文化创意行业的创业企业、团队和个人搭建孵化平台,同时利用孵化基金和多种投融资渠道投资文化企业,园区与企业形成伙伴关系,共同发展。


三是产业融合、相互提升的跨界合作化趋势。随着国内外文化创意产业融合发展的实践,跨界融合成为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新常态,文创与科技融合而相得益彰,与传统产业融合而促使其新生活力和价值倍增,与新兴产业融合而促使其业态更放异彩。文化创意产业的融合特性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产业现象,而是一种与新时代相适应的新生发展范式。


四是以点带面,互动发展的产、文、商、旅街区化趋势。上海、杭州两地最初的文创集聚区多为改造过的老工业厂房或者都市工业园区,集聚区功能较为单一,与周边居民互动较少。新一轮的文创集聚区建设更着眼于提升城市功能,以集聚区的功能替代起部分城市功能的缺失,成为一座集合商业、文化、旅游、生活、休闲、健身等为一体的社区型集聚区,更是一座综合性的大型生活社区。


三、几点启示

“十二五”时期,武汉制定实施《文化产业振兴计划(2012-2016年)》、《关于加快文化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等,大力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形成了光谷创意产业园、江城壹号、汉阳造、昙华林等一批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产业集聚效应初显,但与上海、杭州相比,还有较大差距。“十三五”时期,要发挥文化作为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作用,必须围绕构建以琴台—龟北区域为核心,以武昌古城—环东湖、沙湖和汉口沿江—张公堤园博园为支撑的“一核两带”文化功能空间格局,加快实施“文化+”战略,重点发挥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的平台作用,大力引进文创产业领军企业,建设一批具有示范效应和产业拉动作用的重大文创产业项目,加快形成特色文化创意产业集群,推动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实现重大突破。重点做好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优化发展模式。当前,武汉的文化创意集聚区更多沿用传统工业园区发展模式,主要提供土地、基础设施及税收优惠,没有全面考虑创意产业发展需要的成长环境,发展趋同明显,而由企业和创意人才自发集聚形成的文创集聚区却严重匮乏。文化创意产业具有不可复制性,产业发展需要长时间耐心培育,产业集聚发展需要政府的引导,但不需要“细致入微”的规划。各城区应结合自身特色,让文创人才、企业和产业在产业基础上有机集聚。文创集聚区发展没有固定模式,大可不必照搬上海杭州经验,关键是解放思想、因地制宜、创新实践,少一些“拔苗助长”的复制推广,多一些“顺水推舟”的鼓励支持。


第二,塑造产业特色。文化创意产业概念丰富、领域宽泛,集聚区发展需要根据自己的需要和已有产业基础,深度挖掘武汉的文化内涵,以核心资源作为集聚区的发展主题,塑造具有各自特色、难以复制的文化创意品牌,形成具体可行的产业发展方向,决不能追求“高大全”,搞全领域的“百花齐放”。要邀请行业领军企业、院校等联合参与规划建设,明确集聚区定位和发展方向。切不可以集聚区盈利为目标,放宽准入门槛,允许一些与集聚区产业无关乃至非创意类企业进驻,导致集聚区内文化创意生态环境被破坏,产业集聚发展效果不佳。


第三,深度融合发展。文创产业自身门类繁多,需要跟其他产业融合才能加速发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文创产业是所有一二三产业的服务业。在创意产业发达的英国,在非创意企业从事创意性工作的人员占到了所有创意产业从业人员的30%以上。要把文创的理念和要素融入产业链的相关环节,提高产品附加值,进而带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基于提升产业链附加值发展文创产业,提升文创产业服务其他产业的能力和水平,推动产业融合发展。在装备制造方面,可在工业集聚区周边发展先进装备制造设计、包装与模型设计、家电轻工产品设计等;在电子信息方面,可以围绕数字游戏、数字动漫、数字影视等大力发展数字娱乐业;在出版方面,大力促进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还可依托在汉各大建筑设计企业和研究机构,大力发展建筑设计、环境规划设计、园艺设计、城市色彩设计等建筑设计业;新城区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可大力发展乡村休闲旅游、现代民宿、农村电子商务等产业,避免文创产业单一化,“为文创而文创”。


第四,提升服务水平。集聚区的本质是平台经济。文化创意型企业以中小型企业居多,起点低、规模小,生存与盈利能力较弱,人员流动频繁。针对文创企业无形资产比重大,风险程度高,信用等级不够,盈利模式尚未形成等问题,为文创企业建立一套专门的金融信贷标准,加快破除文创企业融资难问题。集聚区应引入市场主体认可的专业管理团队,以服务企业为主体,不断完善资金、政策、信息、技术、市场等方面的孵化服务,加快改善集聚区交通、通信、网络、生活服务设施,切实减轻企业负担,为文创人才提供一流的工作生活环境,帮助入驻企业发展,实现集聚区企业双赢,避免因租价上涨、人才流失等原因对真正的创意群体形成“挤出效应”,导致集聚区功能异化,把文创集聚区做成了商业消费区。上海田子坊入驻企业曾经半数以上是文化创意店,因名气大涨,相关部门将田子坊列为3A级景区,随着人流的增加和租金的上涨,陈逸飞等名家相继搬出,到2015年,田子坊文创店比例仅有2.08%。此外,有别于传统的工业集聚区发展模式,集聚区建设过程中政府让渡的土地收益,要通过制定执行相关的制度体系,切实将利益反哺给文创企业和文创人才,避免出现集聚区地产租金价格“随意性”以及业态进入门槛的“趋利性”。


第五,营造宽松环境。创意环境是文化创意集聚区发展环节中至关最重要的一环,大量新增的文化创意服务方式,在某些程度上超越了行政管理相关法律法规的范围,对这些创新型的文化创意服务,应持宽容、支持、引导态度,鼓励探索和成长,政策不能仅仅“简单性”的放宽,要更多深入为各类企业解决运行发展面临的共性问题,帮助协调关系、化解瓶颈。要加快推进文创产业投资贸易便利化,吸引国内外一流的经营团队来武汉投资兴业。要充分利用好政府采购机制,在科技、教育、卫生、文化、体育等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设过程中,扩大对中小文化创意企业产品的采购,培育和扶持一批中小文创企业,逐步形成良好文创产业生态。要发挥媒体在引导舆论、引导时尚、引导消费方面的积极作用,扩大对文化创意企业、特色文化创意项目、新兴文化创意消费的报道和展示,更多开展文化创意教育活动,从小开始培养人的文化艺术素养,积极引导市民文化消费,增进市民与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间的联系,培育潜在的文创市场。


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武汉市委政研室联合调研组

                         





0
 标签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关注我们
    关注前滩综研微信,信息尽在掌握

    地址:上海市桂平路418号1002室(漕河泾开发区国际孵化中心A楼)    微博/微信:前滩综研    电邮:idsschina@163.com    电话:021-64959500    传真:021-64959508


    微博/微信:前滩综研

    前滩综研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IDSS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沪ICP备140018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