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用户
森川正之:解读日本今后的生产率改革方向
2017-02-04 14:39
1
0
0
2017-02-04 14:39
评论:1

图片.png


日本经济处于充分就业下的低增长状态,只要不发生极端的外来冲击,2017年也将继续保持这种状况。回顾去年的日本经济,失业率只有大约3%,下降到199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有效求人倍率约为1.4倍,达到泡沫经济末期的1991年以来的高水平。在这一背景下,以服务产业为主,继续呈慢性劳动力短缺状态。另一方面,实际经济增长率离安倍经济学提出的2%的增长目标距离尚远。


每年的经济增长率随着经济周期变化而大幅度摇摆,但是从过去10年的平均值来看,潜在增长率和实际增长率都在0.5%左右。人们总是说"经济衰退",但是从数字来看,日本经济保持了与实力相应的增长。


为适应充分就业下低增长,按照教科书式的说法,经济政策不需要追加总需求,而是应提高潜在增长率,即提高日本经济实力本身。以可见的形式提高潜在增长率绝非易事,提高占日本经济70%以上的服务产业的生产率当然是成功与否的关键。鉴于此,迄今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提高服务产业生产率的政策,2017年也将继续这一努力。


去年英国举行的全民公投中脱欧派取得胜利,在美国总统大选中特朗普获胜,这些惊人事件反映了反全球化浪潮的高涨。在这些事件发生之际,世界范围的政治、经济走向变得更加不明朗。全国大选和党派对立带来的"政策不确定性"使企业投资和家庭消费这些前瞻性决策犹豫不定,明显对实体经济产生了负面影响,具有超越政治问题的波及效应。


在日本,2012年底安倍政权上台以前, 6年中基本上每年首相换人,这种异常现象一直持续,而且在其中大部分时间里,在野党占据了众议院的过半席位,导致扭曲国会。现在安倍政权迎来了执政的第五年,改变扭曲国会后也进入了第四个年头,可以说目前日本的政治在主要国家中也是最稳定的。


人们对于安倍经济学的经济政策褒贬不一,特别是"第三支箭"的增长战略,经常受到指责缺乏力度。不可否认,确实给人回避结构改革带来阵痛的印象,但如果没有政治稳定,日本经济增长率有可能比现在更低,可以说,政治稳定本身作为隐性增长政策发挥了作用。人们期待今后能够把这个政治资产用于包括带来短期阵痛在内的政策框架和制度改革。


TPP.jpg


去年11月,特朗普(下届)美国总统宣布退出TPP协定。TPP协定是安倍经济学增长战略的支柱之一,其走向变得不明朗令人非常遗憾。不过增长政策并非只有TPP,通过对有助于经济增长的政策效果进行定量性比较发现,例如创新和提高劳动力质量的效果远远大于TPP协定的经济效果。包括服务产业在内,如果能够在活跃创新的同时,提高劳动力质量并加以有效利用,就可以弥补TPP协定夭折带来的利益损失,还有富余。


服务产业在硬件方面的研究开发投资较少,与销售额比只有制造业的五分之一左右,但开展创新的企业比例与制造业企业差不多。也就是说,在服务产业,与狭义的研发活动不同的软件性质的创新机制非常重要。不论什么产业,开展创新的企业的生产率都高于不开展创新的企业,而且这种差距在服务产业比制造业更显著,这显示出服务创新的潜在生产率效果非常大。


服务产业的IT集约度高于制造业。也就是说,虽然IT的利用程度不算低,但是有可能还没有充分用于业务。许多服务业由于具有"生产与消费的同时性",不能事先制造好储存在仓库里,因此需求的变化对生产率的影响很大。所以把IT用于调平需求和提高开工率是提高服务领域生产率的一个关键。最近倍受关注的优步(Uber)和空中食宿(Airbnb)这样的分享服务企业就是巧妙地运用IT发展起来的典型。



图片.png



最近人工智能(AI)、大数据、机器人等"第四次工业革命"引起了广泛关注。在人口减少的趋势下,对于中长期劳动力短缺将日益严重的日本经济、尤其是众多服务产业行业来说,AI、机器人的研发和普及有可能成为解决劳动力短缺的有效方法。其中,把IT应用、扩大到医疗、护理服务和流通、物流服务等就业人数多的领域尤其受到期待。


1990年代中期以来的IT革命加快了美国经济生产率上升率,其中大部分并非发生在计算机制造业等IT生产产业,而是发生在属于服务产业的流通业、运输业和金融业等应用IT的产业。第四次工业革命与IT革命一样,"应用AI的产业"以什么形式把新技术应用于业务,将成为提高服务产业生产率、甚至是提高宏观经济潜在增长率的关键。


另一方面,技术革新也有可能导致劳动者之间的收入差距扩大,有研究进行试算的结果,AI将使许多现有的工作不复存在。迄今的IT可以替代中等水平的工作,却增加了IT难以替代的高级智力工种和体力劳动型低技能工种的就业者,成为导致"两极分化"的主要原因之一。两极分化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经济全球化,成为最近反全球化的深层原因。


根据笔者进行的分析,AI、机器人与研究生毕业生所代表的高技能劳动力呈互补关系,与低技能劳动呈替代关系。也就是说,第四次工业革命不但具有促进经济增长的效果,同时也有可能扩大经济差距。与适应全球化一样,关注分配方面的问题,争取经济增长和纠正贫富差距并立共存将是今后的课题。


不过,扩大事后收入再分配很可能扭曲资源分配,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效果,面临"增长与分配的悖论"。为了顺利适应AI革命,需要实施相应的教育政策,在提高全体国民技能水平的同时,不断缩小技能差距。


高速增长时期确立的"生产率三原则"之一是提高生产率基础上的"公正分配成果"。无论什么时代,都需要通过在生产现场普及新技术来提高生产率,在此基础上提高劳动者的技能,并保持他们的积极性。我们要正确认识第四次产业革命时代,劳资携手合作,包括提高生产率时公正分配果实问题在内,对整个劳动方式开展创新。



作者:经济产业研究所(RIETI)

            森川正之(理事、副所长)


来源:《生产率新闻









0
 标签
发表评论
2017/5/4 17:14:14
134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关注我们
    关注前滩综研微信,信息尽在掌握

    地址:上海市桂平路418号1002室(漕河泾开发区国际孵化中心A楼)    微博/微信:前滩综研    电邮:idsschina@163.com    电话:021-64959500    传真:021-64959508


    微博/微信:前滩综研

    前滩综研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IDSS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沪ICP备140018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