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用户
贸易协定与全球贸易前景
2017-02-28 14:22
0
0
0
2017-02-28 14:22
评论:0

     


  近年来,贸易及贸易政策陷入了困境。第一,世界贸易增长趋缓,尤其是世界金融危机以后,这一倾向日益显著。第二,在部分经济发达国家,把选票投给对贸易协定乃至国际经济一体化持否定态度的政党的选民比例不断增加。本文对全球贸易减速的决定性因素、特惠贸易协定和多边贸易协定对促进世界贸易发展发挥的作用,概要解说截至目前了解的情况。25年来,贸易合作推动了市场准入改善和全球价值链(GVC)的发展,成为贸易增长的支柱。如果致力于加深一体化的政策发生动摇,将会阻碍今后的全球贸易增长。但是由于支持开放贸易的理论根据和希望贸易合作的呼声依旧强烈,所以也不需要过分强调贸易悲观论。


贸易减速

 2012年至2015年的世界贸易年均增长率约为3%,大幅度低于金融危机前的1987年至2007年的年均7%,比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率还低。根据2016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的快报值,世界贸易增长率进一步趋缓,以全年计算可能下降到接近1%。迄今的研究表明,世界贸易增长率趋缓不仅因为GDP增长率低迷,贸易与GDP的长期关系发生了变化也成为重要因素(GEP,2015;Constantinescu et al. 2015)。从世界贸易对GDP的弹性来看,1990年代超过2的水平值进入2000年代以后呈持续下降趋势,逐渐接近1。分析全球贸易减速的因素发现,有将近一半是对GDP的感应度发生了变化,剩下的一半归结于全球性需求低迷和其他周期性因素(参见图1)。


图1:贸易增长率的因素分析


资料来源:Constantinescu et al. 2015


  世界贸易对收入的弹性长期低迷的原因在于贸易体制的变化。从1990年代至2000年代初期,以中国为首的各国为加入WTO以及加入WTO后推进的改革,加速了这些国家与全球贸易体制的一体化。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实行的关税率从平均近30%降至不足15%,发达国家也从10%降至不到5%。同样,特惠贸易协定(PTA)在1990年代只有50个左右,到2000年代初期急剧增加到大约200个,2015年庚增加到279个。协定的对象领域也从投资向竞争政策、进而向知识产权扩展(Hofmann et al. 2016)。1994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2000年代初期的EU扩大等,部分协定给相关各国带来了根本变革。

  贸易弹性的长期变化的相关因素在于垂直型国际分工的扩大速度发生了变化。1990年代,信息通讯技术带来的冲击和贸易协定的深化加速了GVC(全球价值链)的扩展。其结果,零部件往来贸易日益活跃,贸易增长先于国民收入加速。2000年代出现的贸易对收入的感应度长期低迷,或许可以理解为1990年代技术和政策变革带来的冲击被吸收,生产工序的国际分工动向减速。

  为显示在世界贸易减速的情况下GVC和贸易制度改革的重要性,笔者介绍一下Constantinescu et al.(2015)的回归分析结果。在这个研究中,对于以往的研究(Hoekman,2015)显示的带来长期贸易弹性下降的主要原因的一系列自变量,回归推算了世界商品贸易对收入的弹性(贸易增长率除以GDP增长率得出的数值)。该研究观察了下述四个变量:i)垂直分工比例的变化(表示参与GVC程度变化的变量)、ii)关税率的变化(表示贸易开放度的变量)、iii)像反倾销措施这样的紧急关税贸易保护措施的变化(表示临时保护措施变化的变量)、iv)投资对GDP比例的变化(表示需求结构变化的变量)。

  通过这些分析可以评估各个自变量为贸易对收入的弹性变化做出了多少贡献(注1)。在1991年-2000年中平均贸易弹性为2.6,而2001年-2014年(2009年除外)的平均弹性下降至1.8。最大原因是垂直分工,垂直分工比例的平均增加率下降(从1991年-2000年的3.1%下降至2001年-2014年的-1.0%)成为造成贸易弹性下降0.4的主要因素。关税自由化的速度趋缓也成为重要的原因。关税自由化速度的平均增长率下降(从1991年-2000年的6.6%下降至2001年-2014年的2.3%)作为贸易弹性下降的因素占有同等比例。其他因素占比不太大。


贸易协定对促进贸易的作用

下面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审视这个问题。几十年来,贸易协定对世界贸易增长做出了多少贡献?关于这个问题,我引用与世界银行的Aaditya Mattoo 及Alen Mulabdic的合作研究(Mattoo et al. 2016)。首先调查贸易协定对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增长做出的贡献度。我们使用世界投入产出表数据库(WIOD)的贸易数据和世界银行关于特惠贸易协定的数据,并补加测算自由化程度的尺度来推算1995年-2014年的引力方程。方程式中包含识别加入WTO年份的虚拟项,这样就可以区分加入WTO的效果,把贸易协定的效果定量化。自由化程度最高的PTA,从长期来看,其效果使成员国之间的贸易规模增长到两倍以上,而加入WTO的长期效果可以使贸易增长65%。

  接下来使用这些推算制作反事实假设。具体来说,假设1995年-2014年期间没有缔结任何新的贸易协定,也没有国家加入WTO的情况下,将会对世界贸易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已知,这期间世界贸易增长的大约40%来源于贸易协定(特惠贸易协定和多边贸易协定)(参见表1),这个数字可以分解为加入WTO和缔结特惠贸易协定两个因素。从1995年至2014年,世界贸易以年均6.5%的速度增长。假设在这期间没有国家新加入WTO(比如2001年中国没有加入WTO),那么1995年-2014年世界贸易的年均增长率将比实际低1个百分点。如果新的特惠贸易协定也没有缔结(比如2004年东中欧各国没有加入欧盟),那么世界贸易的年均增长率水平将再降低0.8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既没有国家缔结特惠贸易协定,也没有国家新加入WTO,这两个因素同时具备时,世界贸易的年均增长率将从实际上的6.5%降至4.7%。


世界贸易前景黯淡吗?

 世界贸易近来增长势头衰退,2016年出现了达顶下滑的征兆。其背景有经济周期性原因和结构性原因两个方面。例如,金融危机以后,世界经济呈减速趋势,GVC的扩展和贸易自由化也失去了以前的强势。尤其是贸易协定,迄今一直对世界贸易的增长做出了贡献。一旦国际贸易合作深化的动向陷入停滞状态,或者陷入倒退状态,就必然会给今后的世界贸易带来严重打击。虽然很难定量化,但主要经济发达国家今后的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很可能已经成为世界贸易减速的主要原因。

     不过,我们不应夸大对贸易前景的悲观论。因为第一,推进贸易一体化的余地依然很大。为削减贸易成本的改革,尤其在过去错过了同样机会的国家和地区,可以通过改善市场准入、扩大GVC带来效率的提高。第二,虽然像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样的主要贸易协定的未来变得不确定,但是以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为主的其他构想有可能提上议事日程,因为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仍然强烈地希望经济一体化。最后,更根本的原因是,深化贸易协定以及多边经济合作是为了适应不断发展的世界经济需求,是一个长期现象。在部分经济发达国家,国民舆论对经济一体化的抵制态度并非必然,政府可以实施补充性政策使更多的人能够享受开放市场的好处,以此解决问题。

作者:Michele RUTA,世界银行主任经济学家。本文基于笔者与世界银行的Cristina Constantinescu、Aaditya Mattoo、Alen Mulabdic的合作研究,文中阐述的见解为笔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世界银行的见解。


注1:表示垂直分工程度的代理变量,可以使用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UN Comtade)的逐年数据(1988-2014年),本文使用了在占全球贸易80%的50国出口(燃料除外)中的进口零部件(BEC分类43及52)占比。贸易政策以关税措施和紧急关税贸易保护措施作为评估尺度。世界的关税率使用的是各国实施的最惠国税率(各国商品分类关税率的加权平均)的算数平均。紧急关税贸易保护措施使用了根据从世界银行获得的临时贸易壁垒数据库(TTBD)数据制作的G20各国反倾销、抵消关税、紧急限制进口措施的综合指数作为代理变量。世界的需求结构根据使用IMF的世界经济预测(WEO)数据库数据计算的投资占GDP比。


参考文献:

  1. Constantinescu, Mattoo and Ruta (2015), "The Global Trade Slowdown: Cyclical or Structural?" World Bank Policy Research Working Paper No.7158

  2. Hoekman, Bernard (2015), "The Global Trade Slowdown: A New Normal? VoxEU.org e-Book," London: Centre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

  3. Hofmann, Claudia, Alberto Osnago, and Michele Ruta. 2016. "Horizontal Depth: A New Database on the Content of Deep Agreements." mimeo. The World Bank.

  4. Mattoo, A., A. Mulabdic and M. Ruta (2016) "Trade Creation and Trade Diversion in Deep Agreements," mimeo, The World Bank.

  5. World Bank Group (2015), "Global Economic Prospects, January 2015: Having Fiscal Space and Using It," Washington, DC, ©World Bank. https://openknowledge.worldbank.org/handle/10986/20758 License: CC BY 3.0 IGO."




0
 标签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关注我们
    关注前滩综研微信,信息尽在掌握

    地址:上海市桂平路418号1002室(漕河泾开发区国际孵化中心A楼)    微博/微信:前滩综研    电邮:idsschina@163.com    电话:021-64959500    传真:021-64959508


    微博/微信:前滩综研

    前滩综研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IDSS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沪ICP备14001843号